IMG_7193

 

大一,那年MSN還相當盛行,
大學好友Curve在電腦的另一頭,傳來了幾個檔案,
他說:『這個很好聽,你聽聽,感想再和我說。』
打開後,只聽見一個亦男亦女的聲音在房間裡迴盪著,
快速地變換自己的花腔,他的聲音就彷彿充滿了奇蹟,如同交響樂般的行雲流水!
我還不知道他們叫做蘇打綠。
只看著傳來的mp3檔案上面寫著,空氣中的視聽與幻覺.mp3和飛魚.mp3。
還記得,我回著他,我覺得很特別,但是我比較喜歡飛魚。

然後,聽了他們的第三首歌,也是我到現在最喜歡的,
遲到千年。
但我到現在,始終沒有搞懂歌詞到底在幹甚麼。

大三那年了吧 偶然和高中的好姊妹一起吃飯,
那年,我們好像都在準備研究所,她說她在圖書館念書的時候,
認識了一個男孩,是在玩樂團的,但是人老實也很好。
『我說,是蘇打綠嗎?』
她很興奮的說:「你怎麼知道?」
我回說我很喜歡他們。
然後,有天在羅東火車站的門口,
親手拿到了那個女孩給我的新專輯,那是他們的第一張,
上面有著他們的簽名。

2007那年,蘇打綠的第三張專輯,無與倫比的美麗發行
那年,剛上研究所,和研究所的同學約著,一起去了小巨蛋,
看見滿滿的綠色螢光,照亮了小巨蛋的屋頂,
那是台灣第一次獨立樂團在小巨蛋開演唱會,
還記得青峰用哽咽話語說著,
謝謝在場的你們,拿出你們的錢,完成了我們的夢想,
這是一場沒有發出任何一張公關票演唱會。
11/12號那天,看著青峰用那小小的身軀,唱出了所有獨立樂團的夢想。
然後,他唱了五小時,那是小巨蛋第一次這樣的紀錄。


2009年的夏天,第二次的演唱會,人在上海。
那些年,蘇打綠這三個字,並沒有隨著我生活如影隨形。
那時我曾迷惘,曾迷失,也曾慢慢尋回自我。

2012年的春天,蘇打綠和我一起走過。
拖著剛上完bodypump疲累的身軀,
回到五年前的現場,這些年的短暫分手,
讓我在上半場有點沒有進入狀況,
但卻深深記得了一句,
生命必須有裂縫,陽光才照得進來,
那是在『夏。狂熱』的專輯,
也是曾經失落的那些年。
不過漸漸的,我又從我熟悉的那些記憶中,尋回了對蘇打綠的感動。
我研究所最喜歡的一首歌『這天』。
那年的青峰,在舞台上述說了這首歌的背景。
或許,那都是我們每個人曾經都有過的故事。
觀眾點播的『遲到千年』,短短的幾句,心中仍是充滿了無限的激動。
在『相信』的歌聲中,我們和蘇打綠一起欣賞蘇打綠的演唱會,
然後他們開始唱著他們自己喜歡的歌。

演唱會的最後,重生之後的片刻永恆,那是我再次用心聽蘇打綠的序曲,
即使我們喜歡寂寞,即使我們會變成控制狂,即使我們作繭自縛,
最後終究回歸自我,在平靜之中,得到了救贖。
當我們一起走過,我還能再煩惱些甚麼呢?

時間從來不回答
生命從來不喧嘩
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
片刻組成永恆哪......

謝謝蘇打綠,用這些如詩一般的文字,裝飾並豐富了曾有過的慘綠年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anson 的頭像
johanson

johanson的嬉遊享樂

johan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597924
  • n8xiGIwXPTz860U1:1大牌專賣,專櫃最新款手包錢包,質量保證,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 咨詢加LINE:bv666,高品質經得起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