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過了百分之六十的分界點,究竟是一條怎樣的界線,我自己也還搞不清楚。

剛剛回頭看看這個版上的這個時點,其實每一年都差很多的感覺。

無論身旁有沒有朋友可以一起過,總是很能調適自己的心情。

總之,只是想要記錄一下我在25歲的心情,畢竟,經歷了很多的第一次。

 

十二月,在鳳山過著愜意的受訓生活,

那時想著如果能一直這要到退伍的話,那該有多好,

還記得那時候在肚子上的那層皮,幾乎都已經快要摸不到了,

因為那時候就是每天上山健走、黃昏慢跑、床頭仰臥、寢室伏地、樓前單槓,

很懷念那時這樣子的生活,八班的人就是這麼有趣,甚麼人都有。

 

一月,來到了金六結,過著好像一個人單打獨鬥的部隊生活,

對於下部隊總耳聞許多的傳奇故事,總祈禱著我會在一個爽單位。

不過我對於祈禱這件事情不是那樣在行,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在過年前,第一次留營超過了十天,本來還期待著過著週休的生活。

記得在要放年假前的最後一天,跟著我們家的小兵一起刷輪胎,

不在乎是新兵還是排長的身分,我只知道我很想要回家放個長假。

也是那個時候,我還保有著我想要讓他們覺得當兵不是那麼不好心態的時刻。

 

三月,是一段地獄的開始,面對的是從不了解的教召,

嚴重的睡眠不足,面對的是臉大體肥眼小嘴機掰的旅部督導,

我也不知道他在不爽些甚麼,我也不知道它在不滿意些甚麼,

我只知道我只想要白天甚麼事情都不做,我只想要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慢慢地一步一步完成我必須要完成的東西,雖然這些一點都不重要。

 

四月,第一批的新兵終於進來了,我也真正的第一次帶到了新兵。

這個月,也是我放了將近一半假期的月份,放到我都以為我退伍了。

不過,整天都待在家裡,也很少會出門,因為我開始投了履歷。

履歷要投不難,難的總是如何讓自己可以說一個好的故事,

平凡人生如我,這對我每次放假在電腦前的我,是很痛苦難熬的時刻。

有天在晚餐時刻接到資生堂的電話,這是我的第一個面試通知,

我以為這一切都會以順利的方式展開,不過終究是我以為,

第一次的面試機會是因為我當兵就這樣忍痛拒絕了。

月底,我第一個面試也在人資循循善誘的說教中嚐到了失敗的體驗。

 

五月,嚴重和連長持續角力的一個月,無論在休假或是連上。

記得每次休假的時候,離開營區的時刻總是超過了九點。

事情總是接二連三的來臨,我也總在關鍵時刻犯上一些小錯,

永遠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順利得離開那個大門,

回覆爹爹的訊息總是,不要著急,我也不知道我甚麼時候可以走。

但這連上流傳著一句話,關關難過關關過,至少在這點上我也不例外。

 

六月,是在營的最後一個月,我終於可以離開這個機掰鬼地方。

我放了有史以來最長的假期,也來了兩次南台灣,以為不會再來的地方。

以為我將在台北這個城市繼續著我的未完成,照舊,以為終究是以為。

從不是照著我所預期在走的我的人生,依舊開了我一個很大的玩笑。

但這時還是被軍服束縛的我,還是有個要走到終點才算完成的旅程。

不過回到營區的我,對這個地方已經無所要求、無所請求,

終於可以讓自己變得比較像自己了,即將是個要離開的人了。

有天,那條縫在身上的紅色帶子在睡醒時,從我床邊消失了,

頸間和肩膀上長久以來的酸痛感也沒有原因的自己痊癒了。

最後一天,我問心無愧離開了這個連上,但我頭也不回的。

 

七月,原以為我會在土耳其的某處,一個人獨自的流浪著。

但事實是,第一天我就出現在那我原以為不會再踏上的古城中。

我習慣了,雖然這是個全新的旅程,但他始終是個旅程,

我依舊在一個還不是屬於家或屬於我的泥土上踩著、呼吸著,

內心在衝突、矛盾中不斷地失去了一種活力。

 

八月,每天騎在豔陽高照的中台灣,和一輛二手的山葉JOG

開始再次注意自己的外在,雖然有點為時已晚。

在城市中我的雙腳也因這裡的土地逐漸強壯,

我開始認識這城裡的人們,也同時喜歡上這裏的一切。

本來不知道可以自在的走在人擠人的夜市,一個人。

本來我不知能踏在那風力發電旁的潮間帶間,

用腳趾頭去感受招潮蟹從趾間如閃電划過的興奮感。

 

九月,來到了一個從小遙想許久的城市,

我用力呼吸著這裡究竟有甚麼不同,我努力的去體驗著這裡的一切,

我終於感嘆著自己的渺小,我同時也覺得自己該要放開心去嘗試我所不敢。

冰雪皇后是我在這裡的精神食糧,我用著那台伴我走遍歐洲的小相機去記錄。

我終於在某種意義上變成了一個男人,從這裡開始。

 

十月,回到了我所熟悉的台北,但也走遍騎遍了我以前所不了解。

我是一個六點會回到家中的上班族,我的生活開始規律、也開始變化。

晚餐前是鍛鍊身體的時刻,也是這麼久以來我專注在一件事情上。

我開始認識新的朋友,我原以為會是個很順利的一條路。

我開始過著新的生活,一個我從以前未曾嘗試過和想像過的世界。

相同的城市中,我想要發掘的是一個未曾現身的我。

 

十一月,曾有那麼一刻,我以為這一切將會乍然而止,還好只是我以為。

我以為,我的人生將會走到另外一個方向,但還好也是我以為而已。

我更依靠網路了,我更依賴我這張床了,

不知道這是好還是壞,但至少似乎為我打開了一扇門。

 

十二月,26歲了,我想要有些作為。

我想要在這一年,繼續著很多的第一次,

我知道或許對於很多人而言,還是過於平淡了些。

不過我仍然會去珍惜這得來不易的一切,

在工作上、在我週遭的人們還有我那第三個願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anson 的頭像
johanson

johanson的嬉遊享樂

johan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