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著開,應該會更好看!


今天在研究室的時候,聽到小毛在說下午他們行研小組聚餐的時候,
聊到了一個頗令人感傷的話題,是不是真正聚在一起的機會開始倒數了?
                                                                               
或許是真正要走到了所謂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
然而我們卻無法像高中一樣,相約一起進入好大學。
像兩年前的大四一樣,好整以暇的迎接畢業典禮的來臨。
如今,我們或許倉皇失措,但論文的壓力無法好好的面對這個情緒。
兩個月,應該就會像飛梭般的讓我們無聲無息的抵達那想像中的終點。
不過這次,至少,
不再許下那種我們都不會變的願望,
現在想起當初在高中畢業時寫下的字樣,
才發現我竟是那樣不切實際的死心眼。

Another ditch in the road,
You keep moving;
Another stop sign,
You keep moving on;
And the years go by so fast,
Wonder how I ever made it through。
                                         
大概是有太多經驗,對於要與同學分別這件事,                                     
已經可以平心靜氣的去看待它。                                                   
前些日子去曉園樓上的Check-in剪頭髮,                                           
幫我剪頭髮將近三年半的Kelly問我,來這裡幾年了?                                
才發現時間真的過的很快,                                                       
曾幾何時,我們的對話一直在我究竟姓什麼的迴圈中,                               
變成了我多久沒有回宜蘭了。                                                     
還記得大四幾乎都窩在圖書館讀書的日子,                                         
還在問我要考什麼研究所的回音中,                                               
前幾天她就在問我怎麼畢業旅行這麼快就回來了。                                   
                                                                               
朋友始終是來來去去這個道理,                                                   
我還是到了很晚很晚才發現。            

小學就不用說了,胖胖又長的很像會打小報告的我,
自然不太會有甚麼什麼很好的回憶,
不過還是有幾個會時常掛念的人。
然而,國小直到了大學擁有投票權之後,
我才有重新再踏入那個曾經陪伴我六年的環境,
即使,我每次回羅東的時候,總一定會騎腳踏車經過,
不過總是沒有甚麼勇氣站在那片變的很不一樣的土地上,
每次,都跟著自己說,下次吧!

                                                                               
來到了國中,很慶幸的可以遇到一群人,

這群人,有人一起跟著我走到了高中,
另一群人,或許就這麼暫時斷了聯絡,
不過仍會在我上高中時,總是會寄卡片到我家,
但總是疏忽,或許又是那樣的健忘與犯賤,
總是想著下次、下次要記得回信。
然而...。
但隨著一次次的國中老師家中的沙發上,
我又重新的獲知他們的消息。


高中又是另外一個生活的重要時刻,

記得我們大家都還在音樂教室唱著天天想你,
唱著小虎隊的"我們都已經長大....好多夢正在飛"
那時我在我大一的國文作文中寫著,
高中畢業真正讓我覺得我的童年100%的離我而去,
康韻梅老師還在我的"童年"上畫了兩條紅線,
而旁邊是個大大的問號?
或許就是那個難以言喻的情懷吧!
總是在那個時候,
可以在看傷心咖啡店的時候留下無法制止的兩行淚水,
在腳踏車上唱著因為你沒說,
心中卻有一種很難受的鬱悶心情!


                                                                               
來到了大學,
沒有想到高中的那段友情可以在我們分散各地下,
再重新開啟超過高中那時少年情懷的對話,
每次的見面,雖然不會特別說一些甚麼,
但總是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目前的生活,
至少我們都可以看見成長,
曾經我希望的我們都不要變,
現在看起來還真是有些諷刺的矛盾。


在蘭友會又是另外一層感覺,
陪伴了我在一進台大的時期,
那應該是一個很重要的growing pain,
感謝他們讓我獲得到一些台大無法給我的,
很開心現在,大家在每個地方都可以慢慢的實現自己的目標,
也很高興我們有可以這麼多回憶,或許是好的,
或許是我無法再去回想的悲痛回憶,
但這些的確都還深藏在我的腦海中。

                                                                               
化學系的同學似乎還在那個實驗室中,
氣味嗅覺似乎是最好的記憶,
雖然曾經在我身邊的朋友還在台大的實驗室努力著、
在我去年回台灣時搭著飛機飛往歐美、
在我即將要當兵的時刻一起各奔東西,
心中卻不會那麼感到難過,
只因我知道你們在哪裡。












對於即將要畢業的商研所大夥,
這次又更難了,很難再有另外一個兩年、四年讓我們可以這樣無拘無束,
只能盡量把握這個可能的最後一次,好好的去享受。
更感激這兩年讓我看見了這麼多不一樣的人們,
大家的故事都十分的好聽與豐富,
這是我在剛進來沒有料想到會有這樣的收穫的,
對於我,
很感激有人可以讓我很放心的做我自己,
讓我在接下來更大的難關中更能有勇氣的去面對;
很感激曾經給我這樣人性的考驗,
讓我能夠對於未來更有不一樣的胸懷去對待;
很感激在那段獨立的歲月中,
讓我不致感到孤獨、讓我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自己和你們。











或許,我們沒有辦法在一起吃飯、或許無法繼續再一起喝酒,
但這真的都不是那麼重要的,
能夠翻開這些年的信件、
回頭找找曾經在版上的推文、
某個許久未打開的資料夾中的報告、
或是早已儲存在光碟中的照片、
突然彈跳出來的MSN視窗、
這些才是最真實的,
懶得打電話,可能是覺得不需要連絡,更可能是我認為你過得很好。
雖然能夠一起走在台北的街頭、一起坐在下班後的居酒屋中是很慶幸,
但總是可遇不可求,
只希望,能夠有一天可以收到信箱中的喜帖、
寄到johanson_chen@hotmail.com的郵件、
MSN上的暱稱看到
"巴黎的天氣很冷,客戶很機車"或是"我要回台灣了,大家快來喝酒!"


這樣就夠了,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hanson 的頭像
johanson

johanson的嬉遊享樂

johans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dcy
  • 看完我都要哭了!!!

    時間走的真的很快 但我想這時候要分別的我們 都已經不在像是小時候了

    像你說的 不會許下不會變的承諾 但我相信 大家都會過得很好的

    也會在不同的地方 不同的時間 回憶著曾經在別人的故事裡扮演著成長的角色 這樣銘心的記憶